独家丨金龙机电副总经理被采取强制措施,或涉兴科电子业绩补偿秀域股票代码案

从头酷到脚 从头酷到脚 09月12日 00:30

每经记者:吴治邦 每经编辑:张海妮

独家丨金龙机电副总经理被采取强制措施,或涉兴科电子业绩补偿案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吴治邦 摄

金龙机电(300032,SZ)9月11日晚间公告称,公司于近日获悉董事、副总经理戚一统被乐清市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,为此,公司书面函询乐清市公安局,了解戚一统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具体原因,但截至目前尚未收到乐清市公安局书面回函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独家渠道了解到,戚一统被公安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或涉及兴科电子(东莞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兴科电子)业绩补偿案,由于全资子公司兴科电子未能完成2018年1亿元的业绩承诺,公司向兴科电子原股东林黎明提起民事诉讼,要求其支付累计业绩补偿款2.09亿元,但林黎明拒绝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林黎明正是正泰集团董事、小股东之一。

副总经理戚一统被采取强制措施

资料显示,戚一统于1987年出生,中国国籍,汉族,大学本科学历。2012年12月至2017年12月任金龙机电(东莞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2012年12月至今任金龙机电华南地区财务负责人,现任金龙机电董事、副总经理。

公告并未对戚一统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予以阐述,乐清公安局也未给出书面回函。不过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独家渠道获悉,戚一统被采取强制措施一事或涉及兴科电子业绩补偿案。

当时的协议约定,林黎明作为业绩补偿责任人,承诺兴科电子2017年度、2018年度及2019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00万元、1亿元和1.3亿元,3年的合计净利润不低于3.05亿元。但遗憾的是,兴科电子2017年超额完成目标后(盈利9500.64万元),在2018年出现业绩大滑坡(亏损1.17亿元)。2019年4月26日,金龙机电向林黎明发出通知,要求其在收到通知之日起10天内支付补偿金额。2019年5月8日,林黎明出具书面回复,直接拒绝补偿业绩。

具体到兴科电子的盈亏构成来看,2018年度,兴科电子计提了SINCO GROUP HOLDINGS PTE.LTD.的坏账准备5290.55万元、计提了东莞市宇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坏账准备2693.36万元、计提了鑫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坏账准备1960.95万元,以上坏账损失合计9944.86万元。由此,虽然2018年兴科电子收入相较莎普爱思股票丁香于2017年有明显提升,但净利润情况却天差地别。

一位资深注册会计师对记者表示:“如此大的并购,有坏账应该早在尽调时发现,并且能够充分估计,不可能在两年后才发现。如果有这种情况出现,要么是当时收购价格估高了,要么是今年的审计有问题。”

控股股东金龙集团曾举报其转移巨额资金

对于戚一统被采取强制措施一事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先是直接联系其本人,但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记者曾oled 维信诺 股票寻求通过有关渠道采访林黎明,但其一直未有回应。

另一方面,戚一统还面临着金龙机电控股股东金龙集团的举报。金龙机电控股股东金龙集团方面给出的材料声称,集团已经对戚一统等人进行了举报,认为其侵占金龙集团的巨额资金。

独家丨金龙机电副总经理被采取强制措施,或涉兴科电子业绩补偿案

举报材料截图

金龙集团方面指控称,戚一统利用其担任金龙机电华南地区财务负责人,以及主管兴科长高集团股票上市时间电子(东莞)有限公司财务的工作便利,在2017年3月及4月,伙同他人从兴科电子分4次将共计1.1亿元资金拨入金龙集团,并将金龙集团所持金龙机电股票质押贷款5600万元,一并经由金龙集团账户汇往天津维多利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并最终将共计2亿元汇入北京崇理贸易有限公司。

从金龙集团给出的材料来看,转账记录为银行转账凭条。不过,有律师表示:“有转账并不一定就是挪用侵占,如果让相关责任人对转账对应的事项进行说明,如果有合理的解释,自然就不构成刑事犯罪。”

对于金龙机电及金龙集团的局面,创始人金绍平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非常的痛心,但上市公司层面已经不是我在主导了,后来的重组方自2017年开始就逐步介入了公司的经营。”对此,记者曾寻求采访金龙机电现任董事长黄磊,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每日经济新闻

相关阅读